第一百一十三章 ? 别看我虚,但我很强【第一更,求月票】

+A -A

  暴雨倾泻如柱,不断冲刷着密林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遭受到妖魔气侵染,可以稍稍蠕动的树木藤蔓,此时此刻,却是仿佛遭受到什么大恐怖,紧紧的缩着,不敢垂落分毫。

  密林中,三棵大树树干,三道人影伫立。

  黄瑛持剑,她的浑身被暴雨淋的湿透,但是却杀气腾腾,她不愧是玄极剑阁的首席,林幕遮从一开始就没想强杀掉黄瑛,只是拖住她,打算让兽潮杀掉方浪等人,这样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而林幕遮此刻却是蹙眉,看着远处一席血衫的方浪。

  兽潮退了,方浪没死。

  他不仅没死,还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让她别急着走?

  可笑至极……尽管这一次兽潮没能杀掉方浪,但是,区区一个初入三品剑罡境的小家伙,凭什么如此口出狂言!

  黄瑛亦是看到了方浪,眼眸中先是流露出一抹喜色,随后面色一紧。

  林幕遮可是九段剑意境。

  距离上四品境界只差一线之遥,这样的实力,方浪不可能挡住。

  而且,黄瑛一直都知道,林幕遮还有底牌不曾使用。

  传闻林幕遮得到了东鲁剑宗一位已故剑仙的传承,所以,她的剑,绝非寻常。

  黄瑛或许有自信挡住,但是,方浪绝对挡不住,甚至会被一击必杀!

  林幕遮笑了。

  斗笠下的绝艳面容,笑容带着几许森然。

  不过,她心头还是涌现些许警惕,方浪敢来阻她,怕是有所底气。

  嘭!

  林幕遮身躯弯如虾米,随后弹开,高高跃起。

  瞬间,她身上的气息开始节节攀升,无数雨水似乎都随着她的身躯而转动盘旋。

  兽潮退了,她不能再继续于此地浪费时间,她得离去。

  现在看来,那位贵人吩咐的任务,算是失败了,林幕遮心中稍稍感觉有些可惜。

  “宗主让我入了幽州妖阙,一定要亲手杀了你方浪,现在正好,你自己送上门来。”

  林幕遮冷漠道。

  气旋丹田之内,剑意勃发,霎时,无数的雨水,似是都被一股剑意给切割为两半!

  “区区三品,螳臂当车,不知死活。”

  林幕遮看着方浪,居高临下。

  下一瞬,肺腑剑气喷薄,她仿佛化作一道剑华,卷起无数的雨剑,似是一头斑斓大蟒,卷向方浪。

  密林之中,瞬间掀起波涛,树干之上被剑气给切割的布满了零零碎碎的剑痕,满目疮痍。

  黄瑛色变。

  不过,她尚未出手,却见一席血衣的方浪,笑的灿烂。

  扬起了手中的那柄剑。

  那柄,莲生。

  却见方浪平平无奇的递出一剑,霎时,无数的雨水炸开,斑斓巨蟒撞来,而方浪周身,平地开出一朵雨水莲花。

  巨蟒与剑莲相撞,无数的剑气四散,激荡在密林中各处。

  黄瑛随手甩出剑气,击碎几道激荡而来的剑波。

  她眼眸熠熠,甚至有些狂热的盯着方浪手中的那柄莲生剑。

  “那是太华宗主的莲生剑……小师弟应该就是依靠莲生剑的力量,从兽潮中杀出重围!”

  黄瑛瞬间脑补出了一切。

  轩辕太华,在剑蜀宗每一位弟子的心头,那都是宛若神明般的存在,是每一位弟子勤奋努力修行的目标和追求。

  巨蟒碎去,林幕遮踩着几粒破碎的雨珠,重新落回树干之上,盯着方浪,眼眸警惕。

  “太华剑仙的莲生剑!”

  林幕遮的话语中充满了凝重。

  “对啊,怕不怕。”

  方浪握着莲生剑,和煦笑道,只不过,配合上那一身血衣,看上去……莫名的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传闻太华宗主有四把佩剑,莲生,莲死,莲轮,莲回……每一柄都蕴含有莫大伟力。”

  “莲生剑落于剑蜀,镇剑蜀千年不衰,莲死剑坐落脉宗,脉宗研究了十年,不知是否有所获,莲轮剑,一剑镇佛海,尽显剑仙霸道,莲回剑插在大道宗的大道陵,不讲道理。”

  林幕遮盯着方浪手中的莲生剑,无比忌惮。

  “不过,你拔出了莲生剑,这是一个信号,轩辕太华失踪,余威震慑了十余年,而现在,一些贵人坐不住了。”

  林幕遮吐出一口浊气,再度握起手中的剑。

  “能与莲生剑交锋,亦是一种荣耀。”

  林幕遮的话,倒是让方浪微微一怔,原来莲生剑还有三个伴?

  莲生,莲死,莲轮,莲回……这合在一起不就是生死轮回?

  这就是太华宗主的剑道么?

  方浪摇头,如今的他,尚且触摸不到这个层次,这个剑道层次太高了。

  “是谁让你来的?”

  “三皇子李连城?”

  方浪挺起身,剑指并拢,轻轻的抹过莲生剑的剑身,伴随着清冽剑吟,甩去剑上的水渍,道。

  大抵上就只能是三皇子了,这个霸道的皇族血脉拥有者。

  这是要报复上次被他捅了三剑的仇?

  林幕遮却是不再言语。

  有些事,她不能说。

  “不说啊……”

  “那我就送你个大礼吧。”

  方浪和煦一笑:“林云是我杀的,我送你去见林云。”

  “一家人整整齐齐。”

  “这个礼够大吧?”

  方浪说道。

  话语落下,方浪身躯一动,感受着体内蕴含的爆炸性的力量,下一瞬,方浪身形竟是瞬间消失在原地。

  借力卡,借的是温庭的力量。

  扎实无比的九段剑意境。

  可以说是下四品境第一人,因为以温庭的根骨天赋,早就该踏入上四品境了。

  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所以温庭一直卡在四品剑意境巅峰。

  这对于方浪而言,问题不大,能借力就行。

  手指轻掸莲生剑。

  方浪感觉体内的剑意种子在欢呼雀跃,背后仿佛隐隐有温庭的虚影浮现而出。

  虚影握剑,却见那剑似乎活过来似的,张着嘴,一口一口的吞噬掉剑意剑气。

  林幕遮冷肃而凝重。

  根据南宗主的描述,太华剑仙所留的四柄剑中,莲生剑蕴含的玄妙最少,因为莲生剑并不是镇压剑蜀宗,而其他三柄,却都是镇压着各宗的强大存在。

  但,现在看来,并不尽然。

  方浪居然能借莲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莲生剑的玄妙定然极深!

  不愧是轩辕太华!

  大唐天下第一剑仙!

  不愧是第一剑仙的剑器!

  幸而方浪只拔出了一把莲生,若是其余三口剑都一起拔出来,那此子……怕是会成为第二位轩辕太华!

  林幕遮徐徐吐出一口气,她的气旋丹田内,有一口古老的剑气似是苏醒。

  那是她所得到的那位东鲁剑宗的已故剑仙的传承!

  今日,便借剑仙一剑,斩状元!

  林幕遮眸光一凝,身上蓦地有无数的剑气勃发而出,漫天暴雨随之倒灌回天,无数的雨珠似是凝滞。

  黄瑛挥动手中的剑,神色凝重。

  不过,她蓦地看向了方浪的方向,怔怔的看着。

  却是发现,此时此刻的方浪,与当年那个男人的身影逐渐重叠。

  温庭连这种剑招都传给了方浪了吗?

  黄瑛心头莫名有些悲伤。

  林幕遮感觉到了不断喷薄的力量,借助这一口仿佛历经千年的剑气,她的实力于一瞬间横跨了四品的桎梏似的,爆发出上四品级别的力量攻伐。

  林幕遮如有感悟,此次之后,她尝试过上四品的力量,或许能够很轻松的跨越踏入上四品。

  这一剑的好处,对她而言是巨大的。

  “死!”

  天地间一瞬安静。

  雨滴被切割,林幕遮此时此刻,衣袂飘扬,斗笠下的面容肃然无比,仿佛化作了一尊绝世仙人。

  她手中剑,似是萦绕着一缕剑气,那一缕剑气,激荡在天地之间,散发着煌煌威压!

  剑仙的剑气。

  林幕遮漂浮,身上的光辉极致耀眼,一缕剑气,像是一束光,照亮这黑暗死寂的天地。

  而另一边。

  方浪一席血衣,身上原本磅礴的气息开始内敛,不住的内敛,直至彻底隐匿消失,宛若一位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绝世剑仙对上握着一口剑器的平凡人。

  一场仿佛没有任何悬念的对决。

  ……

  ……

  幽州妖阙。

  六千里驿站,大雨冲刷下,依旧难以冲散那森严气息。

  这儿旌旗于雨幕中招展,兵甲森严,一位又一位披着甲胄的强者林立于其中。

  礼部尚书周一元一身金甲,面色淡漠,他的身边,则是一位又一位各宗的领队强者,清一色都是上四品境界的修行人。

  四品剑意境界的温庭在其中有些显眼和另类。

  喝了一口葫芦中的枸杞茶,温庭眸光有些怔然的望向密林深处,在那儿,他似乎感应到了一缕共鸣。

  那股共鸣让他灵魂都在激荡。

  是谁?

  还有,密林中发生了什么?

  另一旁,礼部尚书周一元扫了温庭一眼,他眸光微微一动。

  “温庭,当年亦是长安中有名的君子剑,虽然遗憾与那一届的状元失之交臂,但是你的名气,在整个长安依旧不低,如今十三年过去了,你的修为并未有太多的增长,你可有后悔?”

  “当初大皇子招揽你,你拒绝了,甚至对大皇子挥剑,被击溃了剑心,否则,以你的天赋,如今或许能踏入七品境。”

  周一元道:“你不遗憾么?”

  温庭似乎没有料到周一元居然会特意来与他聊天。

  放下装着枸杞茶的葫芦,温庭摇头:“不遗憾。”

  “那一次之后,我也算因祸得福,得到了太华宗主的青睐,特赏一部剑诀。”

  “大皇子给我的阴影犹在,但我并不恐惧,甚至我无时无刻都在期待着再度挥剑的时刻。”

  温庭温和一笑:“别看我虚,但我很强。”

  温庭说自己很强。

  周围不少宗门带队强者都是笑了笑,一位四品境,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周一元看着温庭,似乎看到了温庭笑容中带着的意味深长。

  温庭的剑很强,但到底有多强?

  ……

  ……

  以身饲剑。

  这是系统对温庭的备注。

  方浪并不知道以身饲剑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知道温教习是个有事故的男人。

  但是,此刻通过借力卡,借力温庭,方浪亦是感受到了些许的“以身饲剑”的力量。

  方浪感觉自己丹田中的剑气,剑罡不断的涌入到了莲生剑中。

  原本辛辛苦苦修行到剑罡境的修为,竟是在飞速的跌落,跌回了九段剑师,随后一段又一段的跌落。

  最后……跌到九段剑徒,方是止住。

  可是,手中的莲生剑却是变得愈发的平平无奇。

  方浪忽然感觉有点虚。

  他忽然有些理解温教习了。

  方浪虽然跌境了,但是他感觉自己变得更强了,他用境界饲养了这一剑。

  平平无奇的一剑。

  这便是温庭的剑!

  饲剑术!

  用修为饲剑!

  越是跌境,剑就越强!

  越虚,剑越强!

  林幕遮华丽到极致的剑芒,裹挟着一口千年的剑仙剑气,卷碎斩断了无数的树枝树干。

  密林中的泥泞炸开。

  林幕遮的一剑斩向方浪。

  方浪面色苍白,他面对林幕遮的华丽一剑,只能平举着剑,仿佛平举这把剑,便已经是耗尽了他浑身的气力似的。

  远处,黄瑛看着两人的剑碰撞在一起。

  仿佛一片汪洋瀚海,席卷一块顽石!

  嘭!!!

  四周皆是被剑气卷的炸起泥泞水浪,那华丽至极的剑气,似是倒卷的白虹!

  林幕遮面容色变!

  却见方浪那平平无奇的一剑,竟是在她眼前仿佛裹挟着满腔的不甘,带着荡尽天下不平之意,不可阻挡!

  甚至提不起胆去阻挡!

  嗡……

  剑仙的剑气似是化作了一道缥缈的身影。

  身影抬手,拈起一缕剑气,似是剑仙挥剑斩向方浪的剑!

  然而,方浪此刻的剑,怡然无惧!

  以身饲剑十年意,哪怕剑仙亦可斩!

  当然,这不是方浪,是温庭。

  方浪只是借了这股意。

  两者的力量僵持,剑仙的一缕剑气终究只是一缕剑气!

  噗的一声,被磨灭!

  华丽与平凡,终究是平凡摧枯拉朽般的磨去了华丽。

  随后,林幕遮眼眸紧缩,看着那在她眼中不断放大的莲生剑。

  头上戴着的斗笠骤然被斩下的剑气分裂两半,朝着两侧飙射开。

  露出了林幕遮那美艳而清冷的面容,丝丝秀发粘着白皙的脸颊,我见犹怜。

  她的面容中带着惊诧,看着那一柄敛尽了华彩,无限平凡的一剑,漫入她的胸膛。

  平凡的一剑,却是蕴含的莫大的伟力。

  瞬间让她体内的传导灵气剑气的经脉寸寸断裂。

  方浪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平静的看着林幕遮。

  被倒抬起凝滞虚空的暴雨,失去了力量的掌控,轰然宣泄砸落于地,天地哗然,刷下无数树木的残叶。

  林幕遮缓缓低头,看着透出心口一寸的剑尖,剑尖飘雪,如一朵血莲。

  满脸虚弱模样的方浪抬起臂腕,骤然横推,压在林幕遮的脖颈处。

  压着她不断从大树之上下坠!

  而下坠过程中。

  方浪手中的莲生剑抽出,调转剑尖,再度刺出。

  一剑,再一剑,复一剑。

  剑剑入体。

  ps:祝大家除夕快乐哦!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叶凌天李雨欣女帝直播攻略农家丑妻买一送一:总裁爹地靠边站甜品恋人创业记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大叔宠妻无度总裁的替身新娘帝国第一宠:老公,轻轻吻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一十三章 ? 别看我虚,但我很强【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