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宴

+A -A

  

  “祥瑞,不可对周将军无礼。”

  此前一直默不作声暗中打量赵虞的邺城侯夫人,此刻终于开口了。

  紧接着邺城侯也发话了:“祥瑞,不可无礼。”

  平心而论,鉴于自家女儿一直以来受惯纵的程度,邺城侯夫妇对于自家女儿某种程度上的‘大大咧咧’已经习以为常了,从不指望她能像个正常女子那般安分守己。

  甚至于大多数时候,即便是夫妇俩也很难管教这个女儿。

  但问题是自家女儿这次当着他们的面,尤其是当着车骑将军的面对那位周将军无礼,他们若不开口制止,那位薛将军会怎么想?陈太师会怎么想?

  毫不夸张地说,陈太师与陈门五虎,是朝中任何一个人、任何一股派系都不想得罪的,一来是没必要,二来是真的得罪不起。

  但遗憾的是,就像先前所说的,夫妇俩根本管教不了祥瑞公主,这些年来他们以往与自家女儿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还未必有祥瑞公主这次住在黑虎山的时间长,既没有时间管教,也不舍得管教。

  自然而然,祥瑞公主对夫妇俩也就没有畏惧。

  这不,在遭到了邺城侯夫妇的责怪,祥瑞公主根本无动于衷,反而噘着嘴哼哼道:“我才没有他无礼。无礼的是他,他当初可坏了,吓唬我,还打我,打我……唔……”

  说着,她小脸微微红了一下,旋即又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赵虞,那表情仿佛是在说:当着我父母、兄长的面,你还敢打我屁屁么?

  “……”

  赵虞满心无语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公主。

  平心而论,相比较去年初见时,今日这位公主的行为称得上是无害了,但那份不分场合、看不懂气氛的蠢劲却依旧还在——与其说赵虞尴尬,而不是说是邺城侯夫妇与李氏兄弟更尴尬,此刻不约而同地都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仪的笑容。

  而在旁,薛敖则手托着面颊,神色微妙地看着这一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就当屋内的气氛因为祥瑞公主的出现显得有些冷场时,从屋外又快步走入两个身影,为首的,正是打扮地仿佛公主姐妹似的宁娘。

  “公主,您走太快了……呀。”

  宁娘气喘吁吁地抱怨了一句,使屋内众人下意识将目光转向了她,害羞的她低下头稍微吐了下舌头,旋即快步走至了赵虞与公主身旁,朝着赵虞招了招手:“二虎哥。”

  赵虞微微点头作为回应,有些惊讶地看着宁娘的打扮——看她打扮就不难得知,她这段日子在邺城侯府过个相当不错,与公主的关系亦是不错。

  惊讶之余,他眼角余光瞥见屋外又走入二人身影,转头一瞧便发现,正是馨宫女与尹宫女。

  “周都尉。”

  鉴于场合的不适合,馨宫女只是在快步走近后向赵虞行了一礼,不曾多说什么,不过眼眸间却仿佛蕴藏着浓浓的思念。

  此时,世子李奉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时机,站起身来笑着说道:“祥瑞也到了,那咱们便先开宴吧?”

  “好、好。”邺城侯亦是连连点头。

  见此,李奉拍拍手招入一名看似在府内身份不低的中年家仆,吩咐道:“吩咐下去,开宴。”

  “是。”那名家仆躬身而退。

  随后,李奉便走到了赵虞几人身边,笑着对公主说道:“祥瑞,今日薛将军与周将军光临咱们府上,我等不可怠慢,你快回你的座上去。”

  说话间,他给赵虞使了个眼色。

  赵虞会意,顺势在席中坐下。

  没想到,宁娘却几步绕到了赵虞的右侧,顺势坐下后则拉着赵虞的衣袖小声说道:“二虎哥,我跟你坐好不好?你跟我说说你平叛的事……”

  还不等赵虞有何反应,就见公主睁大了眼睛,旋即噘着嘴说道:“那本宫也要坐。”

  说罢,她看看赵虞与宁娘坐的位子,硬生生从二人之间插了进去,期间还用身体挤开了原本坐在正当中的赵虞:“你过去点。”

  被一个正在芳龄的小姑娘用身体拱开少许,说实话倒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问题是人家的父母与就在旁看着呢。

  忍着恨不得将这蠢公主再次抓到腿上狠狠揍一顿的冲突,赵虞无言地朝左边稍稍挪了挪。

  期间,整个屋内一片寂静,无论是邺城侯还是邺城侯夫人,皆一脸惊愕地微微张了张嘴,露出了尴尬而不知所措的神色。

  而最尴尬的莫过于世子李奉,他几次抬手,嘴唇也微张,但终是不知该说什么,眼睁睁看着自家妹妹紧挨着赵虞坐了下来,甚至还将后者挤到了一旁。

  诚然,自家妹妹与准妹夫如此亲近,他心中亦是高兴,可问题是得分场合啊——薛将军还在旁看着呢!

  深吸一口气,他沉声说道:“祥瑞,你太无礼了,回你自己座上去!”

  “不要!”公主丝毫不给自家长兄面子。

  被自家妹妹如此干脆地拒绝,饶是李奉,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可惜他也实在管不住这位妹妹,只能无奈地转头请示邺城侯夫妇。

  邺城侯张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然而此时邺城侯夫人却忽然笑着说道:“周将军是祥瑞的救命恩人,祥瑞与周将军亲近也不算什么,好了,开宴吧,莫要误了开宴的吉时。”

  『这还有吉时?』

  薛敖闻言瞥了一眼邺城侯夫人,仿佛看穿了什么而露出了几分嘲讽的笑容。

  但他终归没说什么——作为当事人的赵虞都没说什么,他怎么开口?

  最终,他只是饶有兴致地转头看着隔壁那一席。

  而期间,何顺看出了馨宫女与尹宫女二女的尴尬,低声对坐在赵虞下首的牛横说道:“大哥,你不如坐过来吧?”

  别看牛横乍一看憨地很,然而此时却听得懂何顺的暗示,笑着站起身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馨宫女与尹宫女——毕竟前者也是他弟妹啊。

  这个举动,让馨宫女脸庞秀红,她当然明白牛横为何为她让座。

  作为赵虞麾下最信赖的猛士,牛横可是很少给人让座的。

  大户人家开宴,必有歌舞,邺城侯府上也不例外。

  在一干家仆端上酒菜的同时,一队穿着单薄的乐女低着头走入了屋内,伴随着乐声响起,翩翩起舞。

  不得不说,看着这些妙龄少女起舞,着实是一件洗心悦目的事,但可惜赵虞此时却顾不上欣赏鼓舞,因为他身边有两个小丫头缠着他,询问他此番平叛剿贼的经历。

  甚至于,当赵虞转头看向殿中的那些乐女时,挤在他身旁的公主便伸手将他的脸扳过来面朝二人。

  说真的,要不是在人家府上,要不是对方的父母、兄长都在,赵虞恨不得再叫这个蠢公主堂堂屁股开花的滋味。

  可惜眼下他还不想断了邺城侯一家这条线,唯有无奈满足两个小丫头的好奇心,挑拣了平定山阳贼时的一部分经历,小声地告诉了二女。

  而期间,屋内众人的目光也大多时候停留在赵虞与二女的身上,尤其是邺城侯夫人,静静地看着赵虞向自家女儿讲述平叛经历时的宠溺(无奈?)表现,脸上露出了慈祥而满意的笑容。

  整个屋内,恐怕就只有牛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衣衫单薄的乐女,时不时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

  接下来的宴事,赵虞这桌就愈发热闹了,那位公主将喜欢吃的素菜一类挑给自己与宁娘,将肉类拨给赵虞,还多次用手拨拉赵虞,示意后者‘本宫要吃这个’、‘本宫要吃那个’。

  凭着大毅力,赵虞才忍住没把这个烦人丫头的脸压到菜盘里。

  不过观邺城侯夫人那越发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赵虞多半在这位夫人心目中留下了极其良好的印象。

  唯一遗憾的是,因为公主的关系,邺城侯与其子李奉、李勤三人,也没机会跟赵虞多聊两句,为了不冷场,他们只能选择与薛敖闲聊,可薛敖哪里是一个合适的谈聊对象?动不动就哼笑,就露出嘲讽的笑容。

  这场宴席,从午前一直持续到了午后,持续了整个一个时辰。

  只能选择与薛敖闲聊的邺城侯父子三人,那是吃地浑身难受。

  相比之下,赵虞倒还算好,毕竟他只不过是给公主与宁娘夹夹菜,另外再陪二女聊天罢了——鉴于有薛敖在场,他也不好与邺城侯父子聊什么敏感的话题,事实上公主倒也变相地替他解围。

  而要说最高兴的,那就莫过于祥瑞公主了,整场宴席,她一次又一次地使唤身边那个恶人——她居然能使唤那个可恶的家伙,这可是她在黑虎山时只敢在心里想想的美事。

  她兴奋地简直要飞上天了,比敞开了吃酒、吃肉的牛横还要高兴。

  而看着女儿满脸满足的笑容,邺城侯夫人亦从头到尾露着笑容。

  不多时,待宴席结束之后,李奉准备带薛敖与赵虞到西边的别苑小歇,奈何公主与宁娘却要跟着赵虞去,原因是赵虞还没有讲述完他平定山阳贼的经过。

  除此之外嘛,宁娘也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赵虞,想跟赵虞多说说话,至于公主嘛,那就不得而知了,多半是想跟着去凑热闹。

  邺城侯夫妇苦劝不住,也就任她去了,反正有馨宫女与尹宫女二女跟着。

  前脚李奉、李勤兄弟才领着赵虞、薛敖、以及公主几人前往府上的西苑,后脚邺城侯夫人便问及了自己丈夫:“……你觉得如何?”

  邺城侯揉了揉自己略有些发福的肚子,感慨道:“祥瑞还是欠管教……”

  “妾身又没问这个。”邺城侯夫人没好气地说道:“妾身问的是那个周虎。”

  邺城侯闻言酝酿了一下,缓缓说道:“虽相处不长,但我看得出来此人相当有城府,沉得住气,对待祥瑞亦是不亢不卑……亏得这次是在咱们府上,否则以祥瑞今日的举动,你家女儿保不准又要被人教训一通……”

  邺城侯夫人点点头道:“祥瑞有时候确实欠教训,有个能管住她的人也不坏……”

  “咦?”

  邺城侯惊奇地看了一眼自家夫人,挤着眼睛说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邺城侯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一眼丈夫:“那时妾身不是光顾着心疼了嘛。……有些事总要亲眼见到嘛,否则光凭伯承当初那片言片语,妾身哪知道那周虎的为人?”

  “好好好。”

  见自家夫人嗔怒着推卸责任,邺城侯笑着揭过了过去,旋即,他笑问夫人道:“那么,你有何打算?”

  邺城侯夫人回忆了一下方才的宴事,轻声说道:“那还得看祥瑞她自己……”

  “呵。”

  邺城侯闻言一笑,淡淡说道:“何止要看祥瑞自己?还得看陈太师……今日那薛敖为何跟着来?你心里就没数么?”

  邺城侯夫人轻哼一声,不悦说道:“两情相悦的事,陈太师莫非也要干涉?”

  “谁知道呢。”

  邺城侯轻笑一声,平淡地说道:“陈太师别看多次忤逆父皇,但其实他做事向来是十分严谨的,你看陈门五虎,哪一个是娶了权贵之女?……今日薛敖跟着来,就说明陈太师十分看重那周虎,你想要撮合二人,还得看那位老太师是否答应。”

  说到这里,他微微吐了口气,神色复杂地又补充了一句:“即便过了陈太师那一关,还有父皇呢……”

  “……”

  邺城侯夫人张了张嘴,但最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赌气似的扁了下嘴,仿佛心有怨气。

  片刻后,李奉、李勤兄弟回到了主屋,却只见邺城侯夫人坐在偏屋的椅子上。

  “母亲。”

  李奉二人向母亲行了礼,好奇问道:“父亲呢?”

  “他回去歇息了。”

  邺城侯夫人似乎带着几分不满回了一句,令兄弟二人不敢再多问。

  旋即,邺城侯夫人便问两个儿子道:“祥瑞呢?还在西苑那边?”

  “是的。”李奉回答道。

  见此,邺城侯夫人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带着几分意外说道:“若非亲眼见到,否则真想不到祥瑞与那位周将军竟那般亲近……”

  听到这话,李奉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方才的一幕,即他妹妹祥瑞跟着到西苑的小楼后,不顾男女有别便甩掉靴子上了榻,趴在床榻上催促赵虞继续讲述平叛经历的那一幕。

  虽说西苑的小楼也是他们家,但终归是客人暂宿的地方,女儿家哪能随随便便上陌生男人的床榻?这简直伤风败俗了。

  “估计就像母亲所言,周将军当初救了祥瑞,是故祥瑞对他十分亲近。”李奉没敢将方才的事告诉母亲。

  邺城侯夫人点点头,旋即缓缓说道:“今日祥瑞的举动着实是过于无礼了,那位周将军淡然处之,多半只是看在我等的面子上……但即便如此,也是相当不错了。”

  听闻此言,李勤笑着说道:“看来母亲对那位周贤弟印象不错。”

  邺城侯夫人点点头道:“虽然祥瑞口口声声说那位周将军是一个恶人,还曾打过她,可她依旧愿意与其亲近,足可见那位周将军以往对她并不坏,可惜那位周将军已娶了妻……”

  “这个确实。”

  李奉点头说道:“孩儿见过那位周夫人,容貌惊艳、端庄持家,据说与周将军相识十余年,彼此感情深厚,观周将军的为人,恐怕未必会为了祥瑞抛弃发妻。”

  在旁,李勤亦露出了苦笑。

  自家妹妹什么德行,他俩还不清楚么?即便是他们,也不愿意为了迎娶这样一个女子而抛弃心爱的发妻。

  只不过那终归是他们的妹妹,他们有责任宁可能地为其考虑将来罢了。

  “那倒不至于。”

  邺城侯夫人摇摇头说道:“倘若那周虎愿意为了迎娶祥瑞而抛弃发妻,为娘倒不敢叫祥瑞跟着他了……”

  其实她也明白,若她女儿下嫁那周虎,再怎么也能得到平妻的地位。

  但平妻终归不如正室呀。

  倘若能让那位周夫人自己让出正室之位,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恐怕不容易。”

  李奉、李勤二人相视苦笑,他俩都见过那位周夫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委曲求全的女子。

  见此,邺城侯夫人也不着急,压了压手说道:“这样吧,今晚为娘好好与祥瑞谈谈,看看她究竟是什么想法,倘若她有那个想法,咱们再合计合计……至于到时候能否劝说那位周夫人退下正室之位,为娘其实并不强求,反正依祥瑞的性子,她也没心思持家,只是传出去不好听罢了……至于你二人,这几日也设法再去探探那位周将军的口风。”

  李奉苦笑道:“有薛将军在,怕是很难有机会。”

  “不必急于一时。”

  邺城侯夫人持重地说道:“实在找不到机会,就让祥瑞跟着那位周将军到颍川去,薛敖终归是要回济北的,他还能追到颍川去不成?待他离开后,你俩借着探望祥瑞的名义再去一趟颍川就是了。”

  “母亲英明。”

  李氏兄弟恍然称赞道。

  邺城侯夫人微微一笑,旋即叮嘱道:“介时,仲勉你去颍川,伯承,你去邯郸,这次东宫与三皇子被咱们逮得正着,正好趁此机会叫祥瑞脱离牢笼。……我好好的女儿,做什么祈福的祥物,白白耽误芳华不算,还要身陷险地,遭人暗算?简直不可理喻!”

  兄弟二人自然明白母亲的怨气针对何人,缩了缩脖子也不敢接茬,唯有拱手应下。

  “是,母亲。”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慕林重写科技格局我要退圈凌天剑神醉仙葫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最强职业人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叶雄杨心怡(叶雄全文免费阅读))慢穿之璀璨人生透视村医在花都
赵氏虎子 第674章: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