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A -A

  “好处和坏处?”徐光启在一旁接过话头说道:“我全都不想要。”

  说这句话的时候,徐光启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

  对于现在的徐光启来说,朝廷上下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最好了,这样就什么都影响不到自己,平平稳稳安安静静的就最好,自己就可以按照现在的模式继续发展。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继续发展,自己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强大,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全都能够做成。

  可是现在出了贬孟子抬荀子这样的事情,朝廷上下舆论翻腾,大家都在争夺,反而对自己并不是十分有利。

  “现在事情这样了,我们也只能选择好处更多的。”李之藻说道:“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我们只能选择支持黄克缵。如果不支持他,事情恐怕会变得更麻烦。”

  一边的沈庭筠也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如此。我们之前靠什么上位的?”

  “是李贽的学说,是陛下信任李贽的学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陛下不反对黄克缵在做的事情,也就是说陛下不反对荀子的学说。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反对,陛下会怎么想?”

  “陛下是不是会觉得我们和之前那些人一样?如此,我们就没有存在的根基了。所以看似有选择,其实我们没选择,只能支持黄克缵。”

  “把孟子换成荀子……”徐光启喃喃地说了一句,随后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怕是会背上骂名的,一旦事情败了,恐怕会遗臭万年。”

  “那就把事情做成!”一边的李之藻咬着牙说道。

  “那也不必如此。”沈庭筠笑着宽慰众人:“我们读书做人做事,所求的不过是问心无愧。如今为了大明,我们声名受到一点损失不算什么。即便是事情失败了,我们遗臭万年,我们也听不到了。”

  看了一眼沈庭筠,徐光启指了指他,笑着说道:“多大年纪了?还是如此的促狭。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别等了,直接上题本支持黄克缵吧。”

  “我觉得你还是要等一等。”沈庭筠沉着脸说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现在是内阁次辅大学士,所以你不能出事。而且你今日的这个地位。还是先不要表态的好。”

  一边的李之藻也点了点头说道:“事情才刚刚开始,局势还不明朗,内阁里面的几位大学士也不知道是什么态度,所以你也不着急表态。”

  徐光启想了想,点点头赞同道:“行,那就听你们的。”

  朱由校最近很无聊。

  题本他不想看,因为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全部都是喷黄克缵的,所以朱由校觉得看不看没什么太大的意思。

  至于去上早朝,那就更不可能了。现在这个时候去上早朝,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气死了呢。

  搞不好就有谁在金銮殿上给你来一个撞柱子证道,到时候怎么收拾?

  索性就不上朝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于是朱由校就空闲了下来,比较无聊。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也不是没事干。他开始和戚元辅的千牛卫一起训练。

  当然了,朱由校的训练量是肯定比不上千牛卫那帮精英的,但是锻炼锻炼身体还是感觉很舒服的。

  虽然朱由校的身体自从上次感冒后虚了挺长一段时间,但是胜在年轻,恢复力比较好。

  除了他们一起训练锻炼身体之外,朱由校还开始和戚元辅一起研究新的战法,或者说是新的训练方法。

  主要就是朱由校把后世的一些东西拿了过来,比如小队协同作战、特种作战,又比如兵种分类。

  这些东西有的朱由校比较懂,有的他也是知道一个大概。但是也无所谓,他身边有一个戚元辅在。

  虽然戚元辅在历史上并不是很有名,远不如戚继光和戚金,但对他们家的训练方法还是很了解的,对鸳鸯阵也知道的很清楚。

  这对朱由校来说就足够了。于是两个人在一起鼓捣,结合后世的一些东西,加上现在戚家军所用的一些东西,开始不断的尝试和试验。

  他们想要寻找一种全新的战法,两个菜鸟在一起研讨倒也是乐此不疲。

  如此一来,朱由校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充实,每天都兴致勃勃的。

  “皇爷,”陈洪走到朱由校的身边,轻轻的开口说道:“内阁大学士徐光启求见。”

  听到陈洪的话,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让他进来吧。”

  时间不长,徐光启就从外面走了起来。

  朱由校让人搬了一个凳子,摆手示意行礼的徐光启过来,笑着说道:爱卿还是坐下说吧。”

  “臣谢陛下。”徐光启连忙答道,然后躬身坐了下来。

  等到徐光启坐下之后,朱由校才温和的笑着说道:“爱卿在这个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回陛下,臣今日过来,是想和陛下说一下皇庄的事情。”徐光启连忙说道。

  听到徐光启提起这件事情,朱由校的心里面才想起来。

  说起来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真就把皇庄这件事情给忘了。不过好在徐光启还在试种,看样子应该结果不错。

  朱由校笑着说道:“那就说说看吧。”

  “是,陛下,”徐光启连忙说道:“臣春天种下的番薯,长势很不错;其他的很多作物种下去之后,也都存活了下来,看样子是很不错。至于具体的收成,还要等秋收。”

  “不过马铃薯,应该很快就能够有结果了。臣已经在很多地方找过了,大明的其他地方也有百姓自发的种植马铃薯。只不过他们的种植并不成规模,产量参差不齐,种的方法也多种多样,所以臣也不太肯定效果如何。”

  “这一次全部都是按照陛下所说的方法种植的,现在看涨势不错,前些日子都已经开花了,估计很快就能够收成了。”徐光启笑着说道。

  朱由校点了点头,所谓番薯其实就是地瓜;至于马铃薯,那就是土豆了。

  这两种东西怎么种植,朱由校自然是很清楚的。

  土豆需要发芽挖块,然后再种,这是后世总结出来的方法。

  虽然朱由校不知道是谁总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干,但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只要将这种种植方式摸索出来,就可以推广出去了。

  从这个时候开始,大明朝多灾多难,粮食一天比一天紧张,灾荒一年比一年多。如何让百姓吃饱肚子,这就是重中之重。

  朱由校能选择的方法并不多,以现在的运输条件来说,对外掠夺运输粮食都不现实,那么就只能改善本土的种植。

  而想要扩张土地,除非是在南边发动战争,但可能性不太大。

  至少北方的问题没解决之前,自己不可能在南面动手,这是一个先后的次序问题。

  南方即便再闹腾,也闹腾不起来。

  北方就不一样了。

  虽然朱由校这段时间搞了这么多事情,可是他心里面对事情的重要性排名很清楚。

  粮食的问题永远排在第一位,吃不上饭才是大问题。

  现在听到徐光启这么说,朱由校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至于说土豆好不好吃的问题,真到了要饿死的时候,哪有什么好不好吃的问题?

  再说了,可以想一些吃的方式嘛,丰富一下它的口味。比如法国人的马铃薯面包等等,研究研究也是极好的。

  “爱卿今日算是给朕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朱由校看着徐光启,笑着说道:“等到马铃薯成熟的时候,爱卿记得叫上朕,咱们一起去挖。”

  “陛下放心,臣一定及时上呈陛下。”徐光启立也笑得挺开心,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朱由校点了点头,见徐光启没有告辞的意思,继续问道:“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回陛下,再有就是关于百工院那边。”

  “百工院的第一批燧发枪已经定型了,已经开始生产制造了,样枪很快就能够制作完成。自从有了水力冲压机之后,生产效率大大的提高。”

  “还有一件事情,臣要和陛下说,那就是关于陛下说的车床,百工院那边已经制造出了一台简易的。至于陛下所说的膛线,暂时还没有合适的镗刀。现在百工院那边炼制出来的钢铁,都不是很合格。”

  “铜炮也不行吗?”听了这句话之后,朱由校一皱眉头,然后转头看向了身侧的徐光启,“按道理说不应该呀,铜的塑造性和延展性都要好很多,想要找一把能够在铜炮身上刻膛线的镗刀,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回陛下,铜可以,只是铜炮的造价太高了。”徐光启有些无奈的说道:“实在是花费太大,百工院已经不铸造铜炮了。”

  铜炮的造价的确是一个问题。

  先不说大明缺不缺铜,关键的一点是铜在这个时代就是货币,拿铜造炮就是在拿钱造炮。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的朝廷根本承受不起。像朱由校这个穷皇帝,铜制的火炮就不是他能够玩得起的。

  毕竟火炮的这种东西,不是说你有一个两个就行了。它要很多,要成群成规模,数量少了的意义并不太大。所以钢炮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经过朱由校和徐光启这么长时间的研究,百工院已经能够制造出钢炮了,只不过就是制造速度的问题,还有一些小的问题需要解决,然后就能够量产了。

  除此之外,百工院也开始丰富其他的火器项目。比如大明传统的一窝蜂地雷,被称为万人敌的燃烧弹,还有神火飞鸦和迅雷铳,以及大口径的左轮枪五雷神机。

  朱由校对其中的几种火器非常感兴趣,比如神火飞鸦。在朱由校看来,这东西有导弹的潜质,至少也是火箭炮。

  另一个比较感兴趣的就是迅雷铳,这玩意是一种多管火器,发射管最多能够达到18个。重2.5公斤,火力没有间断,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牛逼的连发枪。

  对于迅雷铳,朱由校已经给出了改进意见,当然就是削减管的数量,通过旋转的方式来实现联发。

  至于子弹方面。现在既然已经开始普及纸壳枪弹了,那么朱由校让百工院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制作弹链。

  这个东西的最终产品,那自然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加特林。

  只要百工坊能够把迅雷铳造出来,那明军就真的无敌了。

  无论是女真人,还是草原上的蒙古族,肯定都会变得非常热情好客。

  朱由校还对五雷神机非常感兴趣,这个东西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左轮手枪。

  五雷神机有三眼的、五眼的和七眼的,射击的时候两个人一组,一人支架转动枪管,另外一个人瞄准射击,射程能够达到180米。于是朱由校也给出了改进思路。

  反正针对大明的各种火器,朱由校都给出了改进思路。只要其中的任何一项取得突破,大明的火器都会突飞猛进,到时候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只不过这些火器现在都在研究之中,朱由校只能慢慢的等待。所以他也不着急在辽东发动什么战争,就好好的守着,别丢土别丢地,这就可以了。

  其他的都不重要,老老实实的等着。等到我把内部理顺了,等到我的火器都做出来了,然后咱们再打。

  到了那个时候动用的人数会很少,都用的物资也会很少,战斗的时间也不会持续太长,规模甚至都不会太大。

  总之就是一句话:省!

  以最少的投入,获取最多的胜利,这才是朱由校想要的。

  所以他对百工院投入了巨大的心力,现在百工坊也给了他回报。这么短的时间内,燧发枪已经做出来了,但这并不是朱由校想要的。

  这一次弄出来的燧发枪,它是一种前装滑膛枪,而朱由校想要的是前装线膛枪。不过这种事情暂时没办法,火炮的弹性还没弄出来。

  看了一眼徐光启,朱由校知道他也着急,便主动开口安慰道:“爱卿也不必心急,只要把事情做好,按部就班,总有一天能够做成。”

  “陛下放心,臣一定会盯着他们,百工院上下一定尽心尽力!”

  朱由校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就全都交给爱卿了。”

  “那臣告退了。”徐光启站起身子,躬身说道。

  等到徐光启走了之后,朱由校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收了起来。

  徐光启和自己说这些,那倒也是正常,因为这些事情本来就归他管。

  但是他居然没说别的,这让朱由校有一些诧异了。

  原本以为徐光启这一次过来,说的这两件事都是幌子,要说的其实是黄克缵的事情。

  没想到徐光启居然没说,这就让朱由校有一些迟疑了。

  不过很快朱由校就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了。

  无论事情如何,早晚会露出马脚。

  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洪。朱由校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去把方正化找过来。”

  “是,皇爷。奴婢这就去。”说完这句话之后。陈洪就快速的离开了。

  等到陈洪走了之后,朱由校转回身子,继续钓鱼。

  方正化从内务府赶到西苑,所以稍微花了一点时间。

  等到他来的时候,朱由校已经钓了三条鱼了。这比前两天好很多,看来打的窝有效果了。

  “奴婢方正化,参见皇爷。”见到朱由校之后,方正化连忙行礼。

  “起来吧。”朱由校点了点头,也没有回头,而是直接问道:“内务府那边的考核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皇爷,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两天已经开始报名了。”方正化连忙说道:“至于考试的时间,应该是在半个月之后。”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回去再出一个告示,就说内务府可以让胥吏考取,只要他们报名就可以。明白吗?”

  方正化一愣,随后连忙说道:“奴婢明白。”

  “那就去办吧。”朱由校目不转睛的盯着鱼标说道。

  这倒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他想到的一个方法,算是给了天下胥吏一条出路,更多的其实是收买人心。

  这次是第一次考试,就不需要其他的条件了,只要报名就可以了。

  但是下一次就不一样了。一旦这个制度普及开之后,就可以由他们的主管官员举荐,算是给了胥吏头上套了一个枷锁,让他们能够老老实实的做事。

  当然了,对于那些不想升上来的胥吏,可以直接把他们给弄掉。有了能够考入内务府这一条,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做胥吏。

  等到了一定的时候,内务府可以不从外面招人,全部从胥吏之中招。

  不过这些都是朱由校的设想,至于最后的情况如何,那还要看实验的结果如何。

  把事情都安排下去之后,朱由校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回去吃晚饭了。

  这时候还真是有一些饿了,不知道皇后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想想还有一些小期待。

  在朱由校往回走的时候,有人捧着一摞题本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朱由校和陈洪一起停住了脚步,显然来人这是有事情要说。

  那个捧着题本的小内侍并没有走到朱由校的身边,因为他已经被陈洪给拦住了。

  在陈洪面前说了一些什么之后,小太监把题本递到了陈洪的手里面。

  陈洪快速地把题本捧到了朱由校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皇爷,这是内阁刚送来的题本,是都察院的一些御史上来的。”

  朱由校没有去看题本,而是直接问道:“说的什么?”

  “启禀皇爷,说的是关于内阁黄阁老的事情。”陈洪连忙说道:“不过他们不是弹劾黄阁老,而是全部都支持黄阁老,认为应该撤掉孟子,让荀子顶替。”

  陈洪的语气之中都有一些紧张。

  没有再说什么,朱由校伸手去把题本给拿了起来,然后翻看了起来。

  看了最上面的题本,朱由校就明白怎么回了,因为这份题本是崔呈秀的。

  至于上面给出来的理由,自然看起来都是合情合理的。不过全都是屁话,什么作用都没有。

  这种事情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什么好说的,表明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崔呈秀支持这件事情,这就代表着这一次上来的都察院的题本,基本上也都是这个态度,不然也不会把时间把握的这么好。

  这个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是他们群体的事情,是有人想让他们这么做。至于是谁想让他们这么做?

  非常明了,除了魏忠贤还能有什么人?

  朱由校把手中的题本放了回去,毫不在意的说道:“全都拿回去吧。”

  “对了,这件事情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出去了吧?”朱由校想到什么,又追问道。

  “启禀皇爷,的确已经传出去了。这些题本到了内阁之后,瞬间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现在消息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京城。”陈洪有些紧张的说道。

  现在事情越搞越大,陈洪可不想受牵连。

  朱由校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走吧,去皇后那里吃饭。这件事情就看他们自己处理吧。”

  “是,皇爷。”陈洪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恭敬地跟在朱由校的身边。

  都察院的这些奏折,瞬间就在京师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本大家都是齐心合力的去批评黄克缵,谁能想到这个时候有人上了这样的题本,竟然有人上书赞同他的说法!

  于是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都察院。

  除了崔呈秀之外,都察院左都御史余懋衡自然也是逃不了关系的,于是也被群起而攻之。说白了,他们就是在逼余懋衡表态,让他拿出一个反对的态度来。

  毕竟余懋衡是崔呈秀的上司,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是压着崔呈秀一手的。只要他站出来表态,那么崔呈秀就白表态了。

  最关键的一点,余懋衡和崔呈秀的意见相左,这件事情又是一个大事情,到时候是两个人肯定要走一个。

  这些人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可是对于这件事情。像余懋衡这样的大佬,怎么可能轻易的去表态呢?

  于是舆论风暴愈演愈烈,弹劾的人更多了,规模也更大了,全部都是针对余懋衡的,甚至连黄克缵都被分担了一些压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余懋衡很快就给出了态度。只不过这个态度却和大家想象的并不一样,可谓是天差地别!

  余懋衡不但赞同黄克缵贬孟子抬荀子,同时还提出了新的要求,或者说他自己的新想法。

  他上了一份题本,这份题本的名字简单而粗暴,名字就叫做《请荀子入孔庙疏》。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慕先生每天都想复婚迷踪谍影剑破九天超凡药尊综漫之最强训练家邪性老公太霸道九零后天师儒武争锋龙门战神陆凡韩瑶瑶
回到明朝做昏君 第二一五章 看谁不顺眼就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