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这手下不错(万字求赏!)

+A -A

  对于胡飞来说,他这段日子过得还不错,至于朝廷传过来的消息,多少对他是有一些影响。

  毕竟商人们的心思都比较敏捷,想法也比较多,如果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参与的。

  所以这段时间朝中的争论这么多,这些商人也没有那么积极,表面上这么客气那么客气,答应的好好的,但就是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他们的这种操作,胡飞知道的很清楚,无非就是谁都不得罪,往后拖。

  对于这种事情,胡飞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原因也非常简单,他不能去逼那些商人做选择,不然的话只能是适得其反。

  胡飞做了这么多年的商人,商人是怎么想的,他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做的就是等。

  不过胡飞也知道这持续不了太久,因为整件事情都是陛下在操弄,这件事情就是陛下交代他办的,不可能因为这么些事情就停下来。

  “大人,”手下走到胡飞的面前,语气恭敬的说道:“国丈来了。”

  对于张国纪的到来,胡飞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

  事实上,胡飞一直在等着张国纪的到来,因为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要落到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的头上。

  现在张国纪找上门来了,看来是已经安排好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的,但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让他等着,现在看来已经等到时候了。

  “那就出去迎迎咱们这位国丈。”胡飞站起身子,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脚步轻快的向外面走了出去。

  来到大厅的时候,胡飞一眼就看到了坐着的张国纪。

  他连忙快步的走了上去,对着张国纪拱了拱手,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语气温和的说道:“下官参见国丈,不知道国丈今日到下官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吩咐?”

  “无论有什么吩咐,国丈派人通传一声就行了,下官必然马上就过去,何苦劳国丈亲自过来一趟!”胡飞的话说得非常的客气,语气也很真诚,态度也十分的诚恳,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在说假话,感觉这就是他的真心话一样。

  张国纪摆了摆手,身子向后靠了靠,笑着说道:“虽然咱们是上下级,但是都在一个衙门里面做事,都是为了陛下做事,没有必要弄这些虚的,大家多亲近吧。”

  虽然这话说的看起来像是在套近乎,但是怎么听这个语气都像是官话,反而是更显得疏离。

  胡飞心里面有一些无奈。

  咱们这位国丈还真是没有做官的天赋,就这种语气,给人的往往是高高在上的感觉,跟他说的特别不一致。

  如果不说这些话,高高在上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你是上司,而且还是国丈,你的身份如此尊贵,你高高在上,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真说什么的,往往也就那些是嫉妒的人,所以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反而是你高高在上的姿态说着平易近人的话,真的显得特虚伪,特别让人反感。

  不过胡飞脸上没有丝毫的表现,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难度,他连忙说道:“能得国丈的垂青,实在是下官的荣幸。没得说,无论国丈有什么吩咐,下官一定尽心竭力就办好,绝对不会让国丈失望。”

  看着一脸真诚的胡飞,张国纪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自己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嘛,至少在礼贤下士这方面,做得就是非常好的。果然自己表现了足够的礼遇和尊重,自己的这个手下就献上了自己的忠心。或许不用秦先生说的那样?

  虽然心里面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不过张国纪还是保留了最后一点清醒,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说道:“倒不是让你做什么,我过来是有件事情想问你。”

  “国丈请讲。”胡飞连忙说道。

  “我听说你这边最近遇到点了麻烦,好像是事情进行的不顺利,朝廷那边有人在弹劾你?”张国纪看着胡飞,脸上带着笑容的问道。

  “原来是这件事情,您可别提了。”胡飞一脸无奈的说道:“原本下官想着用审核司为陛下做一点事情,一来是为陛下尽忠;二来我也立点功劳。毕竟下官刚到内务府,什么事情都没做,心里面也过意不去。”

  “可谁想到他们那么反对,这么一搞,那些商人都害怕了,现在全部都躲得远远的。在朝廷没有出结论之前,这件事情怕是不行了,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如果朝廷同意了那些人的说法,估计我这个官也做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胡飞叹了一口气,脸上全是愁眉苦脸的神色。

  张国纪看着胡飞,心中大乐,这个胡飞果然是失了方寸。

  这个时候正是自己收拢人心的好机会,只要自己下手,那就必然能够将他收入麾下。

  于是张国纪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胡飞一愣,抬起头看着张国纪,有些迟疑的说道:“下官有些不明白,还请国丈赐教。”

  “你也知道自己是内务府的官员,你的事情自然就是内务府的事情了。内务府现在归我管,所以这自然也就是我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事先和我商量一下?出了事情之后为什么不到我这里来?”

  张国纪看到胡飞,沉着脸问道:“是不是觉得我不够资格掌管内务府?”

  听到张国纪这话,胡飞直接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都是苦涩的说道:“国丈,您这可就冤枉我了。这不是我事先不和您商量,我这也是没办法。”

  “下官初到内务府,这心里面实在是没底呀。下官以前是做什么的,想必国丈您也知道,这骤然临高位,下官心虚呀!”

  “所以就想着先做出一点成绩来,让大家好好的看一看。可是谁想到事情搞成了这样,下官心里面就更惭愧了。

  “事情成了下官必然会找国丈报喜,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下官怎么敢去找国丈?这万一把事情牵连到国丈的身上,那下官可是罪该万死了。”

  听着胡飞的解释,张国纪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一些缓和,他看着胡飞笑着说道:“如此说来,这件事情倒也不能全怪你。你刚到内务府,的确是不了解情况。”

  “我既然执掌内务府,那么内部府上上下下的事情都应该是我来做,所以你第一时间就应该把事情报给我。看来你这是官场新人,没经验,那我来教教你吧。”张国纪笑着说道。

  在张国纪看来,胡飞真的就是一个官场小白,一个新人,平日里做生意肯定可以,但是这做官真的不行,显然是圣贤书读的也少,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是怎么进到内务府里来的。

  不过也没有关系,这样的人才好掌控。你看看,这不就马上就投到自己的麾下了吗?

  于是张国纪开始给胡飞讲解官场上的为官之道。这一说就是半个时辰,可以说是滔滔不绝,比如教他要怎么和上司相处,要怎么和同僚相同,引经据典说的那叫一个通透。

  胡飞在一边听得非常的认真,不时的还吹捧一句,脸上的表情配合的十分到位,搭配表达各种心态的声音,比如啧啧称奇,比如惊叹不已,甚至是叹为观止。

  这一番吹捧让张国纪大感满意。

  说到最后,张国纪喝了一口茶水,依旧有一些意犹未尽。

  “虽然你刚入官场,但是看得出来你颇有天赋。以后本官会多过来教导你,你心里边也就明白该怎么做了。”张国纪看着胡飞,捋着胡子笑着说道。

  “下官多谢国丈教诲,以后一定多多向国丈请教。”胡飞连忙站起身子,躬身说道。他的语气十分的诚恳和真诚。

  “行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张国纪笑着说道:“等一下我就进宫去看看,问问陛下到底是什么态度。”

  说着,张国纪看了一眼胡飞,笑道:“放心,我会尽量帮你说好话的。”

  “那下官就先谢过国丈了。”胡飞连忙开口说道。

  等到胡飞恭敬的把张国纪送了出去,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

  他抬起双手,用力的揉搓着脸颊。笑的时间太久了,都笑僵了。

  胡飞走到桌前端起茶壶,咕噜咕噜的往肚子里灌茶水。这话说的太多了,实在是口干舌燥。

  水喝过之后,胡飞脸上露出了苦笑。

  这叫什么事?

  谁想到这位国丈居然有好为人师的毛病。

  如果自己真的是在内务府做官的,如此得到上司的垂青,肯定做梦都要笑醒。

  何况这个人还是国丈,这就是一条闪着金光的大腿,自己肯定毫不犹豫的抱上去。

  可是事实却不是这么回事,自己来内务府是做自己的事情的,反而不能和国丈走得太近。

  关键问题是自己也不太敢走得太近,毕竟这位国丈看着怎么都那么不着四六。

  自己和国丈没法比,人家的女儿是皇后,无论怎么折腾,到了最后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自己却不一样,自己如果跟着国丈折腾,真出了事,自己可跑不了。

  很多人都会顾及对方是国丈,但是可不会顾及自己呀。所以胡飞就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对国丈敬而远之。

  不过看现在是这个样子。想做到怕是不太不可能了。想到这里,胡飞也只能是无奈的笑。

  不过心里面也不得不感叹,生一个好女儿是多么的重要。看看这位大明的国丈,虽然算不上是一个草包,但也绝对不适合掌管内务府这样的衙门。但是人家就坐上这个位置了,你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胡飞也松了一口气,有了国丈参与一把,这件事情就算是成了。

  离开了胡飞这里,张国纪的心情大好,没有回自己的衙署,而是直接进了西苑。

  他前些日子就得了一块令牌,可以随时进宫去看女儿。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得出来,陛下对宝珠是多么的宠爱。

  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西苑,张国纪发现这里的景色和气氛与皇宫里面截然不同,看起来都让人心情舒畅。

  见到女儿的时候,也不是在宫殿里面了,而是在湖边的凉亭里。这里微风轻拂,草木生香。看着水波涟漪的湖面,倒是让人心情愉悦。

  走到张皇后的身边,张国纪躬身行礼道:“臣参见皇后娘娘。”

  看到父亲这样行礼,张皇后连忙站了起来,娇嗔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呀。行了,快过来陪女儿聊聊天。”

  张国纪也笑着走了过来,父女二人坐在凉亭里面,喝着茶,聊聊天,说着一些家事。

  张皇后听得很认真,虽然她在宫里面过得很好,皇帝很宠爱她,可毕竟还是年纪小,刚刚嫁人,还是很想念家里面的。

  就像离家读书的游子一样,现在听着父亲说这些事情,张皇后很开心。

  在西苑的另外一侧,朱由校躺在摇椅上,脸上盖着一把蒲扇,眯着眼睛在休息。

  伴随着温暖的风、和煦的阳光,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慵懒了。

  陈洪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他的身边,小声而又恭敬的说道:“皇爷,国丈进宫了。”

  朱由校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躬着身子退到了一边,陈洪不再说话。

  事实上,朱由校也没想到这位国丈居然来得这么快,看来还真的是有一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情,至少自己很快就能把事情做完了。

  张国纪和皇后的聊天还在继续,在聊过了家常之后,张国纪就把话题转到了皇家商号的事情上。

  “女儿,陛下有没有和你说过要怎么做?”

  张皇后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不说,女儿也不问,这前朝的事情和后宫没关系。”

  说着,她看着张国纪问道:“这事情好像不是父亲做的吧?似乎与父亲也没什么关系吧?既然如此,那父亲就不要管了,让他们自己去闹腾吧!”

  张皇后觉得这些事情很不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下意识的就不想父亲参与,所以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话不是这么说的。”张国纪板着脸说道:“为父现在掌管内务府,这内务府的事情怎么能说和为父没有关系呢?内务府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为父也不能脱离关系。”

  无奈的看了一眼父亲,张皇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无奈的说道:“可是女儿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女儿身为皇后,怎么能过问前朝的事情呢?”

  “你这话说的,你身为皇后,自然要好好帮着陛下,要劝诫着陛下,这才是皇后的本分。”

  张国纪再一次说道:“这一次事情牵扯到整个内务府,所以是个大事情。现在在内务府,我手下没有什么人,这一次却是好机会。”

  “现在那个胡飞自身难保,整个审核司上下人心惶惶,正是我出手帮助他们收拢人心的机会。一旦收拢了他们,那么我在内务府也就不是孤家寡人了。”

  “最关键的是有审核司在手。我也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朝中那些臣子非议甚多,实在都是有私心的。”

  “这一次做的不是好事情吗?只要和商人们说好了,这宫里面的用度以后都不用自己花钱了。这能省多少钱?况且事情牵扯到后宫,也是你这个皇后应该管一管的。”

  张国纪一边说着,一边脸上带着哀愁的看着女儿。

  他现在就是希望女儿帮帮他,以女儿在陛下面前受宠的程度,这件事情肯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女儿开口了,陛下一定会答应。

  看了一眼父亲,张皇后很无奈,只能苦笑的说道:“父亲,你何苦要做这个官呢?回家读读书,闲时四处游逛一下,不是更好吗?”

  “在内务府操心费力,你是何苦呢?不如我到陛下那里给您请辞吧,你回家安享晚年也挺好的。”

  看了一眼张皇后,张国纪强忍着没骂人。

  实在是没法骂了,眼前的这个人不光是自己的女儿,还是大明朝的皇后。

  张国纪只能闷下一口老血,耐心解释道:“我这些年读圣贤书,那也不是白读的。只是这些年实在是运道不好,科举屡试不中,所以一直没有一展胸中抱负的机会。”

  “如今机会来了,为父怎么能放弃呢?至于说颐养天年,我现在这个年纪,再过二十年也不晚。”

  看着一脸坚定的父亲,张皇后更无奈了。

  不过她也知道这个事自己还是要帮忙的,否则父亲还不一定搞出什么幺蛾子呢。

  张皇后连劝带哄的说道:“既然如此,让女儿去找陛下说说。在这之前父亲什么都不要做,静候女儿的消息。”

  “这个你放心,我一定等着你的消息。”张国纪连忙笑着说道。

  在他的心里边,女儿在皇帝那里说话肯定是特别管用的;至于其他的大臣什么的,反而没那么管用。

  毕竟普天之下的男人最怕莫过于枕头风嘛。

  自己不就是这样?嗯,所有男人都是这样的。

  所以这一次的事情肯定就能成了。

  张国纪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只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了,那自己就真的成了。

  想到自己彻底执掌内务府,张国纪这心里边就忍不住的高兴。

  在张国纪看来,这内务府以后肯定会更厉害,说不定有一天会和内阁一样。到时候自己的地位必然也是水涨船高,说不定会名留青史。

  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张皇后有一些无奈,刚刚建立起来的好心情在这一刻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她没有再和父亲说什么,就把父亲给送走了。

  张国纪倒是顾不上这些,他现在心里面全是高兴。

  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伺候的侍女,张皇后开口问道:“陛下呢?”

  “回皇后娘娘,陛下在湖边晒太阳。”宫女连忙说道

  张皇后也不意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过去看看吧。”

  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长,张皇后对朱由校的了解就越多。

  她觉得自家陛下有很多面,一方面是英明的皇帝,另外一方面却像一个隐士一样,美酒美女他都不喜欢,反而喜欢纵情山水。

  如果不做皇帝的话,估计他会走遍大江大河,走累了,就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建一座房子,然后在那里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当张皇后来到朱由校这边的时候,朱由校已正坐在湖边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张皇后也了解,自己的陛下很喜欢发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他也不会生气,不然就很麻烦了。

  笑着走过去,张皇后轻轻的坐到了朱由校的身边。

  转头看了一眼张皇后,朱由校笑着说道:“过来了?”刚刚听下面的人说国丈今天过来了,原本还以为你会多陪陪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到朕这边来了。”

  听到朱由校这么说,张皇后苦笑着说道:“家父进宫不是陪臣妾闲聊的。”

  朱由校听了这话之后,伸手拉住了张皇后的手,笑着问道:“那就是有事情了,看宝珠这个样子,应该是挺为难的。没事,不用为难,有什么事情和朕说。你我夫妻一起,没有那么多顾忌。”

  “也不知道是妾身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今生今世有幸嫁给陛下。”张皇后很感动,将身子靠在朱由校的身上。

  轻轻环住张皇后的腰,把她带到自己的怀里,朱由校这才笑道:“这话上一辈子你也说过。”

  张皇后自然是十分聪慧的,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自家陛下说的是什么意思,更为感动了。

  她眼眶湿润的柔声说道:“妾身愿意生生世世都和陛下在一起。”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静静的抱着,看着不远处的水面。

  半晌,朱由校抽出胳膊,说道:“不行了,麻了。”

  看到朱由校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子,张皇后顿时就笑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在这一刻,愁闷似乎都已经离她而去了。

  伸手轻轻的帮着朱由校揉着胳膊,张皇后娇嗔道:“那陛下早说呀。”

  朱由校却没有接这个话,而是伸出手轻轻的捏了捏张皇后的鼻子,笑道:“现在心情好了吧?那就和朕说说,国丈进宫究竟是什么事情。”

  见到朱由校对自己如此体贴,张皇后也就放下了心,便将张国纪与自己说的话都和朱由校说了。

  当然了,关于父亲要收拢人心的事情,张皇后还是没有提起,毕竟这个太过于敏感了。

  看了一眼张皇后,朱由校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温和的说道:“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就是这个呀。这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内务府这么做,也是对朕好。”

  “这皇宫里面每年的开销很多,朝堂上的那些大臣每年都朝朕的内库要钱,就好像朕的钱是花不光的一样。有了内务府这个办法,宫里面开销少了,还能多少赚一些。”

  “别看他们一个个整日里嘴上都说着君子不言利。可是这天下的事情,纷纷扰扰的,没有钱什么也做不成。”

  “百姓没钱就吃不起饭,当兵的没钱就没法打仗;朕这个皇帝要是没钱了,那就没有钱去修桥补路,也没有钱去振济灾民,到时候天下就大乱了。”

  “所以钱这个东西,那是万万不可没有的。”

  张皇后看着朱由校的样子,略微有一些心疼,柔柔的说道:“那不如把宫里面的用度削减一些吧?少花一点钱就多出来一点,陛下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

  看了一眼张皇后,朱由校笑着说道:“这天下的事情要真有那么容易就好了。行了,你不用管了,朕会有办法的。至于内务府那边,朕马上就让人传旨,就按照徐光启说的办吧!从顺天府开始,让徐光启来把事情办好,不会亏了国丈的。”

  听了朱由校的这句话,张皇后还是有一些迟疑,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这么做不会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吧?千万不能因为妾身,耽误了陛下的正事。”

  “这个你就放心吧!”朱由校笑着说道:“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你看朕像是因色误国的人吗??”

  “陛下!”张皇后有些不满意的娇嗔道。

  朱由校看着张皇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不远处的陈洪招了招手。

  等到陈洪走到自己的身边,朱由校说道:“徐光启的那份题本给批红了吧。”

  听到朱由校的这句话,陈洪连忙躬身说道:“奴婢这就去办。”

  所谓批红,其实就是皇上对臣子的题本给予批复,或者说是给内阁的票拟意见给予批复。

  到一个臣子上了题本之后,内阁会进行票拟。票拟就是说这件事情准不准许,应该怎么做。

  做完这些之后,题本会被送到皇帝这里。皇帝看过之后觉得同意,那么就批红;如果不同意,就打回到内阁,让他们重新拟定策略。

  徐光启的那一份题本,早就已经送到了司礼监。

  朱由校确实让大家讨论,这份题本就一直留在司礼监。如果朱由校永远不提起的话,那么这份题本就不会重见天日,也就是传说中的留中不发。

  现在朱由校让陈洪把这份题本拿出来,直接给批红,意思就是很明显了,徐光启说的这件事情,朕准了。

  那么就会进入接下来的一步,题本会被送回内阁,交由内阁按照皇帝批准的去执行。这份题本就会成为朝廷的政令,按照政令的执行标准去执行。

  看起来只是朱由校的一句话,但事实上却是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于是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徐光启的题本被准了,内务府那边的事情可以继续了;户部那边也会先成立一个衙门,具体的会怎么弄,需要徐光启再上题本。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下来。

  但是臣子不干了。

  之前还说让我们商量,我们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好好的反对一下了,怎么就突然就准了呢?

  事出如此突然,那么肯定是有原因。

  于是大家就开始查这件事情,很快就有了结果。

  这种事情本来就瞒不住人,被查出来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原来是内务府的领班大臣张国纪进宫去求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又求了陛下,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

  一时之间臣子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有人觉得皇帝这么做太过了,需要上书好好的弹劾一下。

  这是外戚干政,这是绝对不能够被允许的!

  不过更多的朝臣却不钻这个牛角尖,他们知道这个事没办法计较。至于说外戚干政,大明朝就不存在这样的土壤,顶多就是瞎闹腾,根本就是毫无作用。

  这让人们想到了另外一位皇亲国戚,那就是隆庆帝的娘家,那国丈就挺过分的。

  这件事情大家也都知道,这隆庆帝的国丈不但经常跑到皇宫里面求赏赐,还和自己的女儿撒泼打滚,还干过更多更可恶的事情!

  可是你能把他怎么样?

  你是能把他抓起来治罪,还是能够杀了他?

  根本都不现实。

  不过不代表什么都不能做,反正不外乎一个国丈,他能做的事情少,危害也大不到哪里去。

  可是国丈在内务府就不一样了,他掌控着内务府,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于是官员们很快就达成了一个共识,应该尽快把这个国丈给弄出内务府。

  只要他不在内务府捣乱,乖乖的回去做他的国丈。这不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吗?

  于是一时之间弹劾张国纪的题本不少,而且声势浩大,显然就是有人要把他给搞下去。

  只不过这些题本都没有什么回应,全部都被朱由校给留中了。说白了那就一句话,皇帝就是不想处置这位国丈。

  于是无数人更兴奋了,拿出了一定要把国丈给拿下的态度。

  其实这也很简单,当一个人被拿不下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山头、一个标榜。如果谁能够把他给拿下,那么谁就能够获得更高的声望。

  就像爬珠穆朗玛峰一样,如果没有人去挑战珠穆朗玛峰,它就是一个高山在那里,或许会是世界第一高山。

  可是当有一个人选择去爬的时候,那么它就不再是普普通通的一座高山了。如果前面的人没有成功,后面的人都会想着前赴后继。他们其实并不一定是真的想登上那座山,他们只是想证明自己比那些人强。

  如果登不上去的人更多了,那么想要登上去的人就更多。因为越多的人登不上去,在你登上去的时候,才会显得你更强。

  所以现在张国纪就是这种高山,大家都想把他给弄下来,越多的人弄不下来他,就越多的人想把他弄下来。

  事实上,很多时候,什么阉党权臣之类的也是如此。他们或许并没有做那么多的坏事情,或许与其他的朝中大臣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同,但就是因为他们被陛下宠爱、不能被拿下,所以才会有无数人蜂拥而上。

  这就叫刷声望,把他们给拿下或者扳倒的人,必然能够名垂青史。

  于是各种各样的罪名全部都给他们扣上了,无论是他们真的有罪名,还是一些捕风捉影胡编乱造的东西,全部都往他们的身上扣,他们名声自然也就越来越差。

  正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在这件事情之后,张国纪面对的就是这件事情,这也是朱由校把他给拉进来的原因。

  朱由校不可能让胡飞去承受这一切。这个帽子张国纪背得起,但是胡飞就不行。

  事情也按照朱由校的设想进行了,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了张国纪,那么有两个人就相对比较安全了,一个是胡飞,另一个是徐光启。

  这两个人做的事情都可以顺利的进行下去,胡飞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了。

  商人不过是害怕而已,又不是这里面没有什么好处了,只要能够消除他们这种恐惧的情绪,那么自然就没什么问题。这可是朝廷的圣旨,他们自然就不畏惧了。

  徐光启那边,原本他会成为众矢之的,但是现在已经有人分散火力了。

  内务府衙门。

  胡飞手里面拿着一摞契约书,笑着走进了张国纪的房间,躬身行礼道:“国丈,这里是刚刚签订的十二份契约书,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的,还请国丈过目。”

  张国纪点了点头,对于胡飞的态度很满意。

  自从自己从皇宫出来以后,内务府上下对他的尊重都更上一层楼。

  因为大家全部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位国丈再不能干,人家也是国丈。

  尤其是胡飞,对自己的态度更是好的不得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国纪就更高兴了。心情愉悦之下,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所以看到胡飞之后,张国纪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对于胡飞的表现,张国纪非常满意。这几天无论是什么事情,胡飞都是跑到自己这里来请教;自己说的事情,他也全部都同意。

  可以说现在胡飞是唯自己这个国丈马首是瞻。这样的好下属去哪里找?

  自己想的果然没有错,自己的用人之道果真高明。

  伸手将胡飞递上来的契约文书接过来,张国纪快速的翻看了起来。

  事实上他并不是看得太明白,因为这些契约文书写的都非常的复杂。但是他不可能说自己看明白,你给我解释一下吧。

  这是绝对不行的。

  于是张国纪抬起头,看着胡飞笑着说道:“我这边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这些就先放在这里吧,等我得了空闲再看。”

  胡飞连忙说道:“是卑职孟浪了。大人掌管着内务府,上上下下事情这么多,也不能总顾着下官这边。大人对下官的爱护,下官心里面清楚的很。大人放心,下官一定尽心竭力。”

  “好,好,如此最好了。”张国纪笑着说道。

  “除了这些事情之外,下官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国丈。”胡飞再一次开口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说吧!”张国纪向后仰了仰说道:“什么事情都行,只要我能够解决的一定不能推迟,毕竟这也是咱们内务府的事情。”

  “下官多谢国丈。”胡飞连忙拱手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咱们这一次招募的这些商人,全部都是根据以前的宫中用度选出来的,但是有很多东西这上面是没有的。”

  “在这一次的事情出来之后,不少商人就找上门来了,他们说同样是为陛下尽忠,不能把他们也排斥在外,他们也想要加入。”

  听到胡飞的这句话,张国纪顿时就是一愣。

  这些人还真是上赶着送钱过来,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这里面的好处太多了。

  可是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以前皇宫里面没有用过的东西,现在需要给皇宫里面再添置吗?

  如果是正常的买东西添置的话,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这一次毕竟不一样,这些商人的到来,他们的目的都非常的不单纯。

  这就是为了那个皇家标识的名号来的,所以准不准许就是一个问题了。

  准许说的过去,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忠心。何况皇宫里面没有的东西,送进去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不准许也说得过去,因为这些人有投机取巧的嫌疑,这就是在用银子贿赂宫里,所以不能够同意。

  胡飞不敢自己做主,直接跑来请教张国纪了。

  看了一眼胡飞,张国纪抬起头,将手中的册子放下,缓缓的说道:“你以为此事该怎么做?”

  “回国丈,下官以为此举不妥。”胡飞连忙说道:“现在内务府刚刚建立起来,很多事情都没有理顺,可以说是一切都是千头万绪,审核司就更是如此了。如果贸然的增加这么多人,很容易会出乱子。”

  “所以下官以为,当前的这些人就挺好,也方便管理。如果以后不够了,或者想让他们进来了,到时候再做也可以,没必要现在就放进来。”

  张国纪捋着胡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觉得胡飞说的非常有道理,便朗声说道:“那这件事情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交给你来办,没什么问题吧?”

  胡飞连忙拱手说道:“国丈放心,一定万无一失。”

  随后他躬身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下官就告辞了。”

  张国纪点了点头,目送着胡飞离开。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胡飞不错了,懂事、知道进退,办事能力也不错,是一个很好的属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慕先生每天都想复婚迷踪谍影剑破九天超凡药尊综漫之最强训练家邪性老公太霸道九零后天师儒武争锋龙门战神陆凡韩瑶瑶
回到明朝做昏君 第二一三章 这手下不错(万字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