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惊艳

+A -A

  等女儿和简时初离婚之后,他们就给女儿找个上门女婿,让女儿和他们一起生活。

  那才是他们最想要的生活!

  可是,他们没想到,他们的女儿,让他们大开眼界!

  弹琴可以引来群鸟鸣啼。

  画画引来蝴蝶栖息。

  他们的女儿,到底还有多少令他们骄傲和惊喜的地方,不为他们所知?

  可是欣喜之后,阮月竹想到自己女儿在叶家所过的水深火热的生活,不禁潮湿了眼眶,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就算是天才,能有今天的成绩,肯定也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

  人们只看到了女儿今日的光鲜亮丽,又有谁知道,她曾经受到的委屈和虐待?

  江君盛了解自己妻子此刻的心情,将妻子揽入怀中,轻轻拍抚安慰。

  第四场比赛,毫无疑问,是叶清瓷盛了。

  为了不让四位千金,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简老太爷每人都赠送了一份珍稀又贵重的礼物。

  并对四位千金的祖父承诺,以后如果他们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简家会尽力而为。

  有合适的合作,简家也会优先考虑他们。

  原本心里很憋屈的四位千金的祖父,听到简老太爷的承诺,顿时变得眉开眼笑,和简老太爷热络的客气了几句,带着各自的孙女,告辞离去。

  对他们来说,最希望看到的,当然是自己孙女能够嫁给简七爷。

  但是,因为本来他们就是来参加吧比赛竞选,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所以,最后的落选,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十分难以接受。

  这一次来,虽然没能让自家孙女与简时初联姻,但是能让简老太爷承诺,以后会庇护他们,并且会优先与他们合作,是意外的惊喜,不虚此行!

  送走了四位世家千金以及她们的祖父,院子里只剩简家人和叶清瓷一家。

  简时初环着叶清瓷的纤腰,悠悠然看向简老太爷,“爷爷,您怎么说?”

  简老太爷深觉自己的脸早已被打肿,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他冷哼一声,“我找高人给你算过,近三年内,你不宜与人举行婚礼,否则会有血光之灾,你想举行婚礼,三年后再说吧!”

  说完之后,他转身走了。

  众人:“……”

  饶是平日里有君子之称的江君盛,也不禁气的变了脸色,“这是什么态度?”

  叶清瓷帮他顺气,“算了爸爸,人家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老人老了之后,就像孩子一样,喜欢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今天简爷爷丢了脸,难免心情不好,我们不和他一般见识。”

  看到国色天香,又温柔可人的女儿,江君盛一腔怒意很快便散的一干二净,心里只剩下对女儿的欢喜和骄傲。

  这么好的女儿,要是在他们身边长大,他们肯定疼到心坎儿里去,每天都当宝贝捧着。

  只可惜……

  江君盛心疼的厉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叶清瓷的脸蛋儿。

  简七爷立时不愿意了,将叶清瓷从他身边揽过去,紧紧箍在自己怀中,并且还退了几步,退到江君盛摸不到的地方去。

  江君盛:“……”

  那是老子的女儿,魂淡!

  另一边,祁欢正在若有所思的看着叶清瓷画的那幅画。

  蝴蝶依旧围着那幅画,流连不去。

  祁欢忽然俯身,在画上闻了闻,一股花蜜的味道,涌入口鼻之中。

  他的嘴唇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果然如此!

  叶清瓷歪头看过去,冲他嫣然一笑,“祁助理,发现什么了?”

  祁欢直起身子,也冲她笑笑,“蜂蜜质量不错。”

  叶清瓷笑的更甜,“祁助理过奖了,中午吃饭时,在饭店里随意要了一瓶,不算多好。”

  祁欢:“……”

  作弊还作的这么理直气壮,真的好吗?

  见祁欢一副无语的样子,叶清瓷笑的更加欢快,“是简爷爷评判不公正在前,我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让简爷爷没办法再次不公正,祁助理难道不觉得,这很公平?”

  祁欢:“……”

  这意思说的是,即便她没在作画的水彩中加蜂蜜,她也稳赢不输?

  简时初环着叶清瓷的纤腰,懒洋洋看向祁欢:“你怎么还没走?”

  祁欢嘴角抽了抽,冲他们家七爷恭敬颔首:“少爷,我马上就走。”

  祁欢指挥着佣人,把东西都撤了。

  “等一下,”简时初对萧影说:“把瓷瓷写的字和画的画,全都收起来,装裱好,挂到我书房去。”

  这可是他老婆为他而战的纪念品,一定要珍藏一辈子!

  萧影小心翼翼的将书画收好,众人一起乘车离开简家老宅,返回简时初的别墅。

  路上,阮月竹好奇的问叶清瓷,“星尔,刚刚你和那位祁助理的对话,是什么意思?”

  叶清瓷抿唇笑了笑,“简爷爷那么不喜欢我,我猜到简爷爷有可能会作弊,所以让萧大哥在暗地里,往我画画的水彩里加了些蜂蜜,花园里有很多蝴蝶和蜜蜂,它们嗅到蜂蜜的味道,就飞到我画的花朵上去了。”

  阮月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没想到自己女儿居然还有这样的小心思。

  叶清瓷俏皮的冲她眨了下眼,“怎么了妈妈?是不是觉得你女儿有点小坏?”

  “坏点才好,”阮月竹立刻说:“坏点不会被人欺负!我巴不得你再坏一点,就没人能欺负到你了!”

  “妈妈,你真好!”叶清瓷心里暖暖的,偎进阮月竹怀里去,撒娇的挽住阮月竹的胳膊。

  “星尔……”看到女儿这样依赖自己,阮月竹再次红了眼眶,摸摸她的脸蛋儿,“为了学那些东西,你肯定吃了很多苦吧?”

  “没事,”叶清瓷笑着说:“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香扑鼻来,当时肯定是很遭罪,但受的苦早已经过去,学到的东西,却足以让我受益终生。”

  曾美茹的确对她够狠,可换个想法儿,没有那么逼她的曾美茹,也没有今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叶清瓷。

  阮月竹却依然心疼不已,摸着自己宝贝女儿的头发说:“星尔,如果你在妈妈身边,妈妈肯定舍不得逼你,你喜欢学就学,你不喜欢学就不学,反正咱们江家的女儿,即便不会琴棋书画,也足以让那些青年才俊,趋之若鹜。”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喜妻盈盈今天大佬也为我神魂颠倒侯府遗珠快穿女配冷静点从斗罗开始震惊万界红楼梦九域剑帝重写科技格局史上最强小医农左阳肖思聪慕林